锈迹斑斑。?

(*/∇\*)赞美太太

婪一。:

·ooc慎
·画面崩坏
梗来自一次体育课对同学这么干后,对方小姑娘不是想象中羞耻地喊“你干什么啦”的样子,而是脚软蹲到地上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呜咽声。
更可爱了…………

【杂谈】圈子与圈套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棱山陵水:

真的,扎到心里去了 @苏沾初♪ 认真看看,真的超级扎


林朵:



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。




 




涉事者是我的朋友,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,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、督促产出,倒是乐在其中。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,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,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,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,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。




 




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,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。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,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。然而战火愈演愈烈,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,以至于到了后期,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,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,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,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。




 




终于有一天,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,撤了个干净。




 




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,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: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,真正吓人的,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,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。




 




愚钝如我,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。




 




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。




 




既是最好的时代。借助网络的力量,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,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,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,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。




 




也是最坏的时代。因为网络的力量,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,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。




 




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。




 




没有争端,没有异见。




 




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,都说着相同的话,长着同样的脸。




 




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?




 




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,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,多数碾压了少数,盲从成为了习惯,没有不一样的声音,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,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,没人会质疑,没人敢质疑。




 




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,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。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:没错,我是对的,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。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,那它一定是错的。




 




哪怕这所谓的“所有人”,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。




 




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。




 




这大概也解释了,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。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,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“同仇敌忾”,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“异端”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


 




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,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,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。只不过很不巧,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“群体单一性”的重灾区。




 




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,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,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,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。




 




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。




 




说真的,这挺可怕的。




 




参照自然法则,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,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。




 




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,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,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。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,太容易获得认同,太容易消除异见,不再需要感同身受、求同存异的时候,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。




 




这值得警惕。




 




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,但事实上,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,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,心性变得愈发暴躁,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,只不过是一种爱好,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。




 




毕竟,圈子内外所划分的,只是不同,不是是非。




 




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,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。




 




每分每秒,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,绑的更牢。




 




而最可怕的是,你甚至都不会觉得,自己有挣脱的必要。








END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《同人是个什么圈》总结系列文地址如下:




(1)《同人写作,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




(2)《功底是山,圈子为海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




(3)《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,是三观》——论同好交往之基础




(4)多写了三五篇》——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




(5)《小透明》——论冷门写手之复杂处境




(6)《译者之歌》——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




(7)《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》——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




(8)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——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




(9)《同人连载,与时间赛跑的半成品》——论同人写作的时效性




(10)《避开热闹,也是一种修行》——论对热圈的敬畏




(11)《圈子与圈套》——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




(12)《勿忘初心,方得始终》——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




(13)《描摹深海下的冰山》——漫谈同人创作的特质




(14)《爱亦有价》——浅析高价倒卖同人本的经济学原理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小广告时间:




本人知乎专栏:小故事杂货铺      




微信公众号:林朵讲故事




以上两个专栏主题均为原创奇幻童话小故事,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关注。






【原创】岁月静好

岁月静好
不过为一种讽刺。——题记
(一)
“喂,你没事吧。”
明明是问句却又以十分确信的语气说出,莫名有一种讽刺的意味。
低沉的声音突然在房间的一角响起,躲在房间一角蜷缩成一小团的少女像是被刺到脊梁骨似的,剧烈抖动了一下,抱住双腿的手收得更紧了。许久,她缓缓抬起头。
那是一张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庞,似乎隐隐还能看到有青筋,哆嗦的双唇被牙齿咬出了血,有几处已经结了紫色的痂。眼中明明填满了恐慌,却有一种极不自然的习以为常。
满怀着疑惑扫视了整个房间,却无一点发现。心一下子又提到嗓子眼,颤抖着把脸埋进臂弯,
“我说你啊,还真是个胆小鬼。”她似乎感觉头发被轻轻地揉了揉,身体随即僵硬了几秒。
许久的沉默。
“我……你会走吗……”沙哑而苦涩的声线微微剥开空气,轻声的问话似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到。
她听到了一声叹息。
再也支持不住,泪水顺着眼角滑落,弄脏了衣服。
明知这是飞蛾扑火的行为,明知不能再继续深入下去,她却仍抛弃了仅存的理智去追逐那仿佛是温暖的东西,一步步把自己推向深渊,欺骗着自己那就是“幸福”——
“……可是,你在哪里呢?”
(二)
“啊…”她不禁惊呼。
少年悬浮在空中,鸢色的眸子里清澈地映照出少女的身影。正感叹着自己差点就要陷入那诱人的泥沼,他飘了过来,直勾勾地看着少女。
“走吧?”
像是听闻了离奇的故事,她呆愣在原地。身体某处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。
无奈似的又一次揉了揉少女的头,低沉的声音在她听来宛若致命的毒,身体不受理智控制地听从了少年的指示,又或许从那句话响起开始,她已经只剩下了服从的权利——
“你只需要牢牢牵住我的手就好,作为我的人偶、为我所用…你想要的东西,只有我能给你。所以,更不要想着逃走…”
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眼神已然为另一种奇特的色彩所充斥——
少女深深地、陷入了深渊。
并且,再无生还的可能。
(三)
他们一同站在阳台上。她特意换上了最喜欢的长裙,深蓝色,好像一片浅浅的海。
赤色和金色的夕阳交织错落在灰蒙蒙的云上,溶解在了污浊的蓝色里。四周安静极了。
“准备好启程了吗?”
“嗯。”她点头。
“夕阳很温暖呢,但是我啊、其实更喜欢晨曦……”
“我没有见过晨曦,但是我在梦里见过,这就够了。那样温柔的颜色和朝气,若是真正触碰到了,我会更早地脱身吧。”
少年静静地听她说完这一切:“还是第一次见你说这么多……”眼里已然有些冷漠和烦躁,却还是耐心地容忍着她的絮叨,“没有下一次。”
“嗯,我知道。”
她的脸庞依旧苍白,但是此刻的余晖照耀着,意外地显得有了那么一丝精神气。翻过栏杆竟是意外的轻松。
(四)
总算是可以安心入眠了,可喜可贺。
笨重的身体却只往下掉,少年飞过去,只抓住了什么轻飘飘的东西,而那保护用的壳还是摔碎了,猩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。
少年皱眉,“走吧。”
她有些发愣,还是紧紧地跟上。这样就足够了,对吧?她在心中轻轻说到。俨然无法正常发声了。

行于泥沼

(一)
拥挤的街市,人流密集而格外喧闹。
市井小民嘴里不断吐出粗俗的字眼,扯着嗓子用不甚标准的普通话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又时不时迸发出阵阵令人作呕的大笑;穿着名贵的女士,用温柔的语气呵护着怀中自家养的纯种幼犬,转身冲着路边破衣烂衫摸流浪汉予以嫌恶的目光,其中不过混杂着一丝虚伪的同情,也转瞬化为嘲讽;路过清洁工默默扫着路面的身影,看起很有文化的家长严厉地教育自家小孩努力读书,不要落得相同的境遇;一只野猫被飞驰而过的车子碾碎内脏拖到路边,成了一具冰冷而扁平的尸体……
真有趣呢,她想。
(二)
她没有名字。
其实她也曾拥有过,这如同代号一般的产物。只是很少有人那样呼唤她,即使有,也不过是冷漠的发号施令。更没有人用充满善意的目光,或是温柔的嗓音告诉她:你是特别的,你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取代的。
于是久而久之,没有人记得。对于她自己,那也不过是偶尔能产生一丝熟悉的感觉的东西罢了。
太过脆弱的几个字,是无法承载住任何东西的吧,她想。
(三)
太过笨拙的你不合适……
——她无数次从他人的口中,或是透过层层叠叠的虚伪包装听见这样的话。起初有些疑惑,后来她无数次地确认过了——
这话,确确实实是针对自己的。
既不会做事,也不会做人。
就像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碗因自己的贪心而盛得满满的热汤。试图看清面前的障碍物,努力地穿梭于食堂嘈杂的人群。而后理所当然地被摇晃着泼洒出来的汤水烫到了手,却又没法将碗就这样甩开,忍着痛和油腻往前。
置身于名为“现实生活”的游戏,在参与前被告知会获得等量的“酸甜苦辣咸”。颤颤巍巍为了那么一丝甜进入了游戏。而她感受到的甜,也恰好只有那么“一丝”罢了。
她也曾惊慌失措,仿佛迷途的幼子,惴惴不安地拽着自己的一觉,不断往回看,呼唤着心目中曾是无比重要的那些人——
无人应答。
(四)
偶尔能遇到几个与自己有那么几分相似的人,也不过是因为脾性软弱产生的错觉。她也曾为了几个“朋友”,坚持自己并不喜欢的东西,但是正如她自己所说:“毫无意义。”但是自身的渴望,却依旧暗暗促使她,机械地重蹈覆辙。
——想要被爱啊。
——想要为谁所期待啊。
——想要有所依靠啊。
……
纵然有再多的交集,那也毕竟是许多独立的个体罢了。她心想。
就好似飞蛾扑火一般崇尚着虚伪的爱与被爱,而一旦伤害突然降临到某一处,彼此之间,从前自以为是的羁绊便迅速扭曲,碎成了泡影或是与溶进漫漫长夜。
有些东西,或许一开始便只是臆想。
不可遇,更不可得。
(五)
突然厌倦了这一切。
但她还是收拾干净,把自己小小的居所耐心地清理一遍,给唯一一盆绿植浇了点水,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……也许可以更美好……吗?
她不再细想。拿起平时出门常背的包,再次检查了一下包里的东西,没有发现什么疏漏。
(六)
她没有出门。
躺在那张窄小的床上,不再醒来。

杂草丛生

无人来访的花园里,杂草丛生。——题记

(一)
言芜一个人等了很久。坐在她小小的房间里,呆呆地望向了窗外,思绪混乱。
每天清晨也会有几缕细细的阳光调皮地爬进那扇窗,但是那里对言芜来说,太过遥远。她只能伸出一只手,让阳光缠绕在手指上,面对着房间里可怕的死寂与黑暗,默默无言。
她记不清很多事情了。不记得自己何时来到了这里,不记得自己为何而来;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存在,不懂得那股每天都在她清醒时残忍地腐蚀自己心灵的东西叫做寂寞。
她想要尖叫,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叹息;想要逃离,却被不知名的力量束缚住而动弹不得;想要了解自己的处境,回应自己的却只有冰冷的空气。
五脏六腑都被恐惧和寂寞所束缚住。

房间里有一面漆木边的落地镜。有时言芜有过去,便会看到一张双眼凹陷布满血丝的惨白的脸,一头蓬乱的发。颚骨高高的凸起,手臂和腿细长而瘦弱,关节处突兀在皮肤某处,仿佛隐藏在血肉下蠢蠢欲动的虫。
她以异常可笑的姿态站在镜前,又花了相当的时间确认镜中的人影。许久才承认那是她自己。
捂住脸,她低低的呜咽。依旧是刺耳的声音。

(二)
言芜再次醒来是在一个花园。
她一身白裙,躺在一片绿茵之上。晨曦的露水微微沾湿了她的发和衣裙。身下的绿草扎着皮肤,弄得她痒痒的。空气中好像有花的香气,不是鲜花店或是香水店里那种刺激神经的味道,像是梦里的一抹熏香那样淡淡的,却并不涩;像是母亲怀里令人安心,却并不稚嫩……
她缓缓地坐起来,看了看四周。似乎就是一个普通的花园。用无力的双腿努力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,轻轻理了理衣裙,又用手梳了梳头发,病态得发白的皮肤在阳光下仿佛将光反射了一部分回去。
她不禁眯起了双目。

远处,一个小小的身影轻快的跑着。似乎是很快乐的样子,向着言芜的方向缓缓而来。言芜不知各种原因为此吸引,心情也莫名的轻松了些许。灰蓝色的天空里,没有鸟儿飞过的痕迹。
那个身影渐渐逼近自己。她也逐渐看清,那是一个栗色头发的女孩子,和她穿着相似的白裙。那孩子冲她欣喜的一笑,又匆匆离去。
一切发生的太快,空余她在原地惊愕。一阵风吹动草坪,形成了一道道绿色的波浪,而后又归于平静。

言芜想起来了。
自己在那个幼稚而天真的年纪里,妄图做一些了不起的事。而她自己可能也没有料到,会如此的固执,以至于当她已经不再是少女时,终于凝聚了自己所有的心血,用一种更加逼真的方式完成她的梦——
也就是这里。
幽静的别墅,无人来访的花园,一个人安静地生活。
本应该因无人打理而荒废的花园,在这个隐秘于世界一隅的地方,停滞在了建造完成时最完美地那一时刻,甚至没有四季的更替。而她的记忆也开始逐渐模糊,以至于无法逃离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屋。
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。

可悲啊。
她自己为是地追寻梦幻的象牙塔躲避外界的喧嚣,却终是败给了无处不在的孤独感。

言芜想要离开了。
干涸许久的心灵,终于止不住地开始颤抖,眼泪从她的眼眶里不停地淌出来。她蹲下来,抱住自己,然后,放声大哭。
那个栗发的女孩子又出现了。恬静地笑着,冲她轻轻地耳语:没事了,已经起风了啊。
她仿佛获得了什么极大的鼓舞,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子,回头一看,那女孩又消失了。
起风了……起风了……起风了……她不断地喃喃自语。

(三)
突然惊醒,言芜发现自己只是睡着了,她依旧被锁在阴暗的房间里。
原来都只是一场梦……吗。
言芜太久没有做过梦了。在这个足以把人逼疯的地方,她很难分清,什么是噩梦,什么又是现实。

回味着梦里安稳地感觉,她竟感受到了几丝名为希望的东西。
真是不可思议。

她如往常一样,抬起头看看窗口。然后试着向光源挪动。
突然紧张地不能自持。一步、两步……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向前慢慢走。到窗边时,她已是双腿发软。
深吸一口气,用一只手覆上窗玻璃。内心默默地诉说着自己想要离开的愿望,一次又一次,愈发强烈的愿望。
她就这样,默默地等了许久。
叹了一口气,她不由得嘲笑自己。转过身去,本以为房间仍是原来那副模样,却见阳光长长的拖出了一条影子。
她捂住了嘴。
那分明是一道门的影子。
她惊讶地呆在原地,而后又低低地笑了起来,甚至笑出了眼泪。
原来,出去的路一直都在。

门,开了。
室外,是如同她梦境中一模一样的花园。

抬起依旧有泪痕的脸庞,望着天空,朝着阳光,她伸出一只手。
像是积雪一般,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她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变得透明,仿佛放下了一切烦扰,在无数痛苦与悲哀中露出了笑容。

这是一份,温暖的救赎,在她杂草丛生的心中。
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